• 关键字:
  • 栏 目:

法院文化

程序正义浅论——读《看得见的正义》有感
来源: 发布时间:2014-6-26    点击数:6894

程序正义浅论

——读《看得见的正义》有感 

                                                                   高月峰

 

最近阅读了《看得见的正义》一书,获益匪浅。

《看得见的正义》是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陈瑞华所写的一本法学随笔,该书以一种独特的方式指出了现今司法改革应该注意的问题。

“看得见的正义”这一说法来自著名格言:“正义不仅要被实现,而且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开篇《看得见的正义》一文便浓缩了该书的思想精髓。为了便于说明问题,该书罗列了一系列在程序方面存在一定瑕疵或办案过程在合法性、公正性方面存在一些缺陷的案例,但作者并不旨在一味批判中国的司法现状,而是从中国长期一直存在“重实体、轻程序”,“重权力,轻权利”甚至“重国家,轻两造”的传统出发,号召大家接受那种为英美人所坚持但不为英美人所垄断的程序正义观念,使之对中国人的思维定势和价值追求形成强烈的冲击,促进中国走向法治之路。

但正义为什么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呢?首先,正义的概念是模糊的。正义毋庸说是法律追求的终极目标。但是什么是正义?自古以来,人类对于正义的解释与认识汗牛充栋,见仁见智,不同时代有不同的理解,从来就没有一个恒定的认知,谁也没有想对它下一个经年流传的标准、或者精确的定义,恐怕也不可能。博登海默说过:“正义有着一张普洛透斯的脸,变化无常,随时可呈不同形状,具有不同面貌。”如,杀人偿命历来被看作普世正义,但在现代社会废除死刑则正成为法治潮流。再如安乐死,则更是当代社会人们无法简单断定为正义还是非正义的焦点法律问题。再之,实体法的规定在不同的案件中,不同的环境下,于不同法官的解释也会得出不同的结果。法律总是模糊的,不确定的,而追求正义的人们要求得到公平、公正的结果。那怎样才能公平呢?我认为,仅靠实体正义是无法实现的,因为实体正义往往本身就不确定。所以,人们就要求有一套确定的程序规则来约束权力的滥用,保护正当权利!法官的回避重要的不是该法官会偏私,枉法裁判,而是为了不给当事人怀疑结果的公正性。

那么作为司法机关工作者,我们又如何去实现法院的程序公正呢?我认为,一是要不断更新法官的司法理念和提高法官的素质。只有强化法院以及法官对程序公正的意识,才能摒除重实体轻程序的固有观念,保证程序公正。二是要始终确立法官的中立地位。中立是对法官最基本的要求,它要求法官在审理案件过程中要保持中立,跟争议的事实和利益没有关联性,不得对任何一方当事人存有歧视或偏私。三是要保障当事人平等的诉讼权利。在司法审判中法官应当保证当事人享有平等的诉讼权利,同时法官平等地保护当事人诉讼权利的行使。四是要强化程序公开制度,提高诉讼透明度,完善程序公正的监督机制。开庭前的公告、公开开庭审理的旁听、公开宣判都是程序公开的不同阶段,尤其是民事诉讼中每一阶段和步骤都应当以当事人和社会公众能够看得见的方式进行。

几年司法实践中种种活生生的现实在不经意间不断地冲击着我的视觉和感知。当我对法学理论和法律实践感到困惑之时,读了著名学者陈瑞华先生《看得见的正义》一书。掩卷深思,让我感悟良多,启迪很深,真有书阅尽而味无穷之感。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主办: 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贵州鹏飞科技
 建议使用1280*1024 分辨率IE6.0或更高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站  黔ICP备15008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