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字:
  • 栏 目:

法院文化

还原人性本真,追寻法律本源 ——读《法律的概念》和《法律的道德性》
来源: 发布时间:2014-6-26    点击数:5733

               还原人性本真,追寻法律本源                                 

——读《法律的概念》和《法律的道德性》

                                                          沈鹏飞

 

    用半年时间读完这两部世界名著,笔者带着感怀疑问:纽伦堡审判庭上的纳粹是以“执行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杀人是在执行法律,执行法律不受法律追究”作为辩护,若东京审判庭上的日军也这样为“南京大屠杀”脱罪,那我们这个多难的民族又该何从?

    经历过二战浩劫的法官,在纽伦堡审判庭上用《圣经》中的“摩西十诫”作为道德标准去自由心证,而在物欲横流的现今,我们这群80后的年轻法官又该怎样去坚守内心的良知、避免悲剧的重演?

实证法学家哈特在《法律的概念》里主要讲:不能因法律规则违背道德要求而臆断它不是法律规则,也不能因规则符合道德要求而认定它是法律规则,法律效力的判定标准是“承认规则[1]”,而非“道德要求”。因此,纳粹制定的恶法亦法。

而自然法学家富勒在《法律的道德性》里却重点说:判定法律效力的标准是“法律的内在道德[2]”,而非“承认规则”。违反了内在道德的法律无效。因此,纳粹制定的恶法非法。

毫无疑问,无论哈特和福勒的论战结果如何,我们都应起立鼓掌,日远年烟不能消弭法律人反思战争,而反思战争是为了还原人性本真,追寻法律本源。

托马斯主义认为上帝理性优于上帝意志;司各脱学派认为上帝意志优于上帝理性。当这一神学争论被移植到法律中后:前者立场上的观点认为,法律的基础是它符合一种更高的理性,由此孕育了自然法学派;后者立场上的观点认为,法律的基础是它符合统治者的意志,由此衍生出实证法学派。

实证法学没能区分排除经验的“理性”和与经验伴生的“感性”,容易陷入经验主义的泥潭,无法为人类提供统一的价值标准。但这种参杂了理性和感性的“经验混同体”才是人性的本真;自然法学将人类无法认知的信仰作为原则,容易掉进独断主义的陷阱。但这种信仰才是法律的本源,哪怕它超越人类,也能为人类的制定法提供普世原则。

    任何学派的局限性都体现在受到时空的束缚和钳制,我们80后的年轻法官唯有还原人性本真,追寻法律本源,用感性的灵魂去理性地仰望光明,才能在这个利益熏心的时代里向上提升,避免掉进酱缸,被里面的死鱼、死猫、死耗子染得发酸发臭,进而窒息腐烂!

 



[1] 承认规则:书中未界定“承认规则”的含义,其表现形式对应各种法律渊源:简单法律体系中,承认规则是国君发布的法律;发达法律体系中,承认规则包括成文宪法,立法机构通过的法律,司法裁判先例。参见哈特:《法律的概念》,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

[2] 内在道德:也称“程序自然法”或“法治八原则”,包括公开性、清晰性、不矛盾、稳定性、可遵守性、普遍性、一致性、有限溯及既往。参见富勒:《法律的道德性》,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主办: 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贵州鹏飞科技
 建议使用1280*1024 分辨率IE6.0或更高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站  黔ICP备15008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