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字:
  • 栏 目:

民事裁判文书

(2013)安市民再上字第3号民事判决书
来源:审监庭 发布时间:2013-7-12    点击数:14385

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3)安市民再上字第3

 

上诉人(原审原告)福建省闽清县白樟建筑工程公司(以下简称白樟公司)。

法定代表人占仰友,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刘思忠。

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农黎波,贵州巨人律师事务所律师。

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第十六工程局公司)。

法定代表人林文进,系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林建雄,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有限公司第五分局副局长。

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有限公司第五分局(以下简称第五分局)。

法定代表人陈祖荣,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周剑青,贵州黔信律师事务所律师。

代理权限一般代理。

原审原告白樟公司曾以福建省闽清天隆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隆公司)作为原告,以第十六工程局公司更名之前的原中国水利水电闽江工程局(以下简称闽江工程局)及第五分局更名之前的原中国水利水电闽江工程局第八工程处(以下简称第八工程处)作为被告,于2005年初向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镇宁县法院)提起诉讼。该院以天隆公司不能提供其与白樟公司合并的有效证据,认为天隆公司不具备原告主体资格为由,作出(2005)镇民初字第152号民事裁定,驳回天隆公司的起诉。后白樟公司又以刘增金个人作为原告再次向镇宁县法院提起诉讼。该院又以刘增金提供的其代表白樟公司与被告第八工程处签订的《联营施工合同》为复印件,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使用为由,作出(2005)镇民初字第228号民事判决,驳回刘增金的诉讼请求。刘增金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以刘增金不具有原告的诉讼主体资格为由,作出(2005)安市民一终字第255号民事裁定,驳回刘增金的起诉。2007年,白樟公司又以本公司及刘增金作为原告再次向镇宁县法院提起诉讼。该院仍以刘增金不具备原告诉讼主体资格为由再次于20084月作出(2007)镇民初字第4351号民事裁定,驳回原告刘增金的起诉;同时在认定工程为原告白樟公司所为的情况下作出(2007)镇民初字第345号民事判决,判令被告闽江工程局向原告支付工程款,并返还保证金及利息。被告闽江工程局及第八工程处更名后的第六分局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以原判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于20081215作出(2008)安市民一终字第310号民事裁定,撤销原判,发回重审。镇宁县法院重审后,又在认定工程非白樟公司所为的情况下,于20091230作出(2009)镇民初字第120号民事判决,驳回原告白樟公司的诉讼请求。白樟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0419作出(2010)安市民二终字第5号民事判决,维持原判。白樟公司仍不服,向本院申诉。本院于2011218作出(2011)安市民监字第01号民事裁定,决定对本案进行再审。本院在再审本案的诉讼过程中,被告闽江工程局及第六分局分别将名称更改为现在的二原审被告。同年 4月26,本院以原一、二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为由,作出(2011)安市民再字第4号民事裁定,撤销镇宁县法院作出的(2009)镇民初字第120号民事判决和本院作出的(2010)安市民二终字第5号民事判决,将此案发回镇宁县法院重审。该院又在认定工程为原告白樟公司所为的情况下,于2012 12月14作出(2011)镇民再初字第01号民事判决。宣判后,双方当事人均不服,分别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白樟公司在原审中诉称:贵州省安顺市打帮河流域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通过招投标程序,于19991230选定被告闽江工程局(现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为王二河水库工程CII标段承建单位。2002228,被告闽江工程局与贵州省安顺地区打帮河流域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贵州省王二河水库工程排洪隧洞合同书,合同编号为WEH/CII。因该工程是在刘增金之子刘思忠积极斡旋和努力下,被告才得以中标,且该工程的前期投标费用均由刘增金之子刘思忠支付。故中标后,刘增金代表原告白樟公司与被告原第八工程处(现为第五分局)签订了《贵州省王二河水库排洪隧洞联营合同》及《工程施工安全承包合同》。合同签订后,原告按照合同约定向被告缴纳了履约保证金人民币580000元及一切手续费用,并自行垫资完成工程任务,该工程2003730经验收合格。安顺市打帮河流域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于20031115与被告闽江局进行结算,该工程总价为12842005.45元,加上履约保证金580000元及其他款项,被告从业主处结算工程总款13495733.27元,扣除税金、工程费用、工资及合同约定应当支付给被告的管理费共计12164748.05元,余款共1331025元被告应当结算给原告(其中工程款751025元,履约保证金580000元)。经原告多次要求结算余款,被告闽江工程局于2003818490000元工程款付给原告,现尚欠工程款261025元未结算,履约保证金580000元也未返还给原告。为此特向法院起诉,请求判决:1.被告退还原告履约保证金580000元及利息;2.被告退还原告工程质量保证金260000元及利息;3.被告退还多收取原告的管理费47020.40元及利息;4.被告支付原告工程款1025.73元及利息;5.被告支付应付给建行的费用490000元及相关费用。

原审被告第十六工程局公司及第五分局在原审中共同辩称:原安顺地区王二河水库工程系业主通过招投标程序选定由我局为承建单位后,我局将该工程交由下属第八工程处(现为第五分局)具体负责施工建设。在承建王二河水库工程整个过程中,把该工程承包给白樟公司施工。但是,白樟公司在修建王二河水库工程时,因无力完成工程,2012年后由我公司组织完成。白樟公司已交纳的所谓履约保证金,因刘增金在2005610就本案起诉,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以(2005)安市民一终字第255号民事裁定驳回刘增金的起诉。

镇宁县法院经再审查明贵州省安顺市打帮河流域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通过公开招投标程序,于19991230选定被告原闽江工程局(现第十六工程局公司)为王二河水库CII标段的承建单位。2000228,双方签订《贵州省王二河水库工程排洪遂洞合同书》(编号为WEH/CII),约定工程价款为11690000元。因该工程是在刘增金之子刘思忠垫支费用和斡旋下才得以中标,因此,中标后刘增金代表原告白樟公司与被告第八工程处(现第五分局)分别于2000118200039签订了《贵州王二河水库工程排洪遂洞安全施工承包合同》(以下简称《安全施工合同》)和《贵州王二河水库工程排洪遂洞联营施工合同》(以下简称《联营施工合同》)。被告原第八工程处为合同甲方,白樟公司为合同乙方。《联营施工合同》第二款约定:“乙方承受甲方于2000228与业主方签订的合同编号为WEH/CII合同中甲方一切义务责任,同时按业主方的要求,自行垫付该项目工程可能发生的所有垫资款项,并履行资金自筹、自负盈亏、风险自负的原则”,第三款约定:“乙方按照工程总造价的百分之五上交甲方工程管理费,并承担工程所有税费及项目经理部开支费用”,第十款约定:“乙方负责办理和支付履约和履约保证金可能发生的费用,双方代表签字并加盖公章后,合同生效”。合同签订后,原告白樟公司的代表刘增金按照合同第十款和第三款的约定向被告原闽江工程局交纳履约保证金580000元,并分四次缴纳了工程管理费共计689120.40元。原告白樟公司按合同约定进行施工。在施工过程中,业主方贵州省安顺市打帮河流域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共计拨付工程款12526905.49元给被告闽江工程局。原告白樟公司已按时按质完成该项工程施工任务。经验收合格后,于2003730业主方进行竣工结算,该工程总造价为12826905.49元,扣除业主暂收的质量保证金300000元及支出的管理费等各项费用12513959.32元,原告实际应得工程款12946.17元。因工程总造价为12826905.49元,被告应收取的工程管理费为工程总造价的5%642100元,而原告向被告缴纳管理费是689120.40元,所以,被告多收取了原告缴纳的工程管理费47020.40元。被告应支付给原告的款项为履约保证金580000元、管理费47020.40元、质量保证金300000元、工程款12946.17元。

镇宁县法院认为:被告第八工程处与原告白樟公司于200039签订的《联营施工合同》是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合同合法有效。原、被告双方均应严格按照《联营施工合同》的约定享有权利、履行义务。原告白樟公司已按合同约定履行义务,交纳履约保证金,并按时按质完成合同约定的施工工程量,并经业主方验收结算。而被告方虽按合同约定将业主拨付的大部分工程款支付给了原告,但未全面履行合同义务,应承担相应违约责任。被告应按合同约定将原告缴纳的保证金580000元及利息返还给原告。原告白樟公司诉请被告返还保证金580000元的理由成立,予以支持。300000元的质量保证金,业主方因质量问题扣除75099.96元,尚余224900.04元,但该质量保证金尚存放在业主方,因业主无资金兑现,待被告第十六工程局公司领取质量保证金后支付给原告。因此,原告诉请被告支付质量保证金,不予支持。按照原、被告签订的《联营施工合同》约定,原告应向被告上交工程总造价5%的管理费即642100元,但原告实际分四次向被告缴纳管理费为689120.40元,多出47020.40元,应当返还给原告。原告与业主结算工程总价为12826905.49元,扣除业主暂收的质量保证金300000元及支出的各项费用12513959.32元,原告实际应得工程款12946.17元。但原告在诉讼请求中仅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工程款1025.73元,因此,超过的部分11920.44元,视为原告放弃。原告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工程款1025.73元,予以支持。原告在诉讼中增加的诉讼请求,要求被告支付490000元工程款,但原告在法定期限内未交纳诉讼费,对其增加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被告第五分局(原第八工程处)系被告第十六工程局公司下设的临时机构,不具备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主体资格,其民事责任应由被告第十六工程局公司承担。被告第十六工程局公司认为原告白樟公司签订《联营施工合同》后,未按约定履行完毕合同,但其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是其完成,不予采纳。为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二百七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一、限被告第十六工程局公司在判决生效十日内返还原告白樟公司履约保证金580000元,并支付该履约保证金的利息,利息从2003815(扣款说明载明时间)起按同期银行贷款利息支付至保证金付清给原告为止;二、限被告第十六工程局公司在判决生效十日内返还原告白樟公司管理费47020.40元及利息,利息自20038月起按同期银行贷款利息计算至该款付清给原告为止;三、限被告第十六工程局公司在判决生效十日内支付给原告白樟公司工程款1025.73元及利息,利息自20038月起按同期银行贷款利息计算至该款付清给原告为止;四、驳回原告白樟公司在本案中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4050元,原告白樟公司承担4151元,被告第十六工程局公司承担9899元。

宣判后,一审原、被告均不服,分别向本院提起上诉。

白樟公司的上诉理由是:一审判决以工程质量保证金尚存放在业主方,业主方无资金兑现,应待第十六工程局公司领取后才能支付给原告为由,以及针对原告主张的490000元工程款及相关费用的请求,以原告在法定期限内未交上诉费为由,驳回此二项请求不当。事实上,在一审期间,原告提交过缓交诉讼费的申请,一审法院未作出不予缓交的答复,在再审审理中又对该诉讼请求进行了审理,现在又判决驳回,于法无据。

第十六工程局公司及第五分局上诉的理由是:1.双方签订施工承包协议后,由于施工进展缓慢,对方的代理人刘增金不告而别,致使该工程已另行安排他人施工,且该工程的款项均是我方的项目经理签字,说明我公司与对方已经解除了承包协议;2.对保证金580000元、工程款490000元、质保金260000元的问题,均因白樟公司已实际得款3793700元,按该公司完成的工程量应该只得2246480元,其已多得1547220元。故,一审法院在对证据的采信上不公,导致认定事实和判决错误。

本院二审查明:贵州省安顺市打帮河流域开发有限责任公司通过公开招投标程序,于19991230选定被告第十六工程局公司(原闽江工程局)为王二河水库CII标段的承建单位。2000228,双方签订编号为WEH/CII的《贵州省王二河水库工程排洪遂洞合同书》,约定工程价款为11690000元。上诉人白樟公司与上诉人第五分局(原为第八工程处)于2000118200039签订《安全施工合同》、《联营施工合同》。上诉人第五分局为合同甲方,上诉人白樟公司为合同乙方。《联营施工合同》约定:“乙方承受甲方于2000228与业主方签订的合同编号为WEH/CII合同中甲方一切义务责任,同时按业主方的要求,自行垫付该项目工程可能发生的所有垫资款项,并履行资金自筹、自负盈亏、风险自负的原则;乙方按照工程总造价的百分之五上交甲方工程管理费,并承担工程所有税费及项目经理部开支费用;乙方负责办理和支付履约和履约保证金可能发生的费用,双方代表签字并加盖公章后,合同生效”。合同签订后,上诉人白樟公司的代表刘增金按照合同约定向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交纳履约保证金580000元,并按合同约定进行施工。在施工过程中,业主方贵州省安顺市打帮河流域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共计拨付工程款12842005.45元给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上诉人白樟公司已按时按质完成该项工程施工任务。经验收合格后,20038月,业主方进行竣工结算,该工程总造价为12842005.45元,加上业主返还的履约保证金580000元、索赔款20000元,共计13442005.45元。扣除业主暂收的质量保证金、支出的各项费用、上诉人白樟公司代表刘增金取款490000元,共计12553959.32元。因工程总造价为12842005.45元,应收取的工程管理费为工程总造价的5%642100元,而上诉人白樟公司向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缴纳管理费是689120.40元,所以,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多收取了上诉人白樟公司缴纳的工程管理费47020.40元。

质量保证金300000元,除去因质量问题扣除的75099.96元,尚余224900.04元在业主处,业主已出具证明证实退还质量保证金的期限已到,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至今未向业主方领取。

工程款490000元,是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应支付给上诉人白樟公司的工程尾款。上诉人白樟公司的代表人刘增金于2003818在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镇宁支行取得了该款。由此产生的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镇宁支行诉刘增金、闽江工程局(现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不当得利纠纷一案,本院已作出终审判决:由刘增金返还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镇宁支行不当得利490000元及相关利息(该款未执行)。上诉人闽江工程局(现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诉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镇宁支行存款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已作出终审判决:由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镇宁支行赔偿闽江工程局490000元及相关利息(该款已执行)。

综上,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应该返还上诉人白樟公司履约保证金580000元、质量保证金224900.04元和多收的管理费47020.40元,应该付给上诉人白樟公司工程款491025.73元,合计1342946.17元。

上述事实,有上诉人白樟公司提供的双方签订的《联营施工合同》、《安全施工合同》及上诉人白樟公司向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交纳的履约保证金580000元及施工过程中分四次交纳的工程管理费689120元收据等在卷为凭。庭审中,双方认可签订联营施工合同的事实,对该事实予以认定。上诉人白樟公司提供的CII标段工程竣工结算汇总表,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提供企业法人营业执照,法人身份证明及由闽江工程局变更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的材料,经庭审质证,当事人均无异议,予以采信。

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上诉人白樟公司提供的《联营施工合同》虽系复印件,但从该证据的内容与其他证据内容之间存在的关联性、合理性来看,已经形成证据锁链,足以认定工程系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发包给上诉人白樟公司施工并由上诉人白樟公司完成的事实。故原判作出由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分别返还上诉人白樟公司履约保证金580000元,多收取的管理费47020.40元和工程款1025.73元及相关利息的判决正确,应予维持。但原判对上诉人白樟公司在诉讼中增加的要求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支付490000元工程款及相关利息和返还质量保证金224900.04元的诉请,以其未交纳诉讼费用,该质量保证金尚存在业主方,业主方无资金兑现,只能待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将此款从业主方领取后才能支付给上诉人白樟公司为由,驳回上诉人白樟公司二项请求明显不当,应予纠正。因为,造成质量保证金一直存放在业主方的原因是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长期对业主方怠于行使支取权。上诉人白樟公司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在上诉中称:工程交由上诉人白樟公司承包后,因刘增金不告而别,致使工程已另行安排他人施工,双方已解除了承包协议;白樟公司已实际多得了工程款,故履约保证金580000元、工程款490000元、质量保证金260000元不能再支付对该上诉主张,上诉人第十六工程局公司未提供双方已经解除承包协议的依据,也未能提供上诉人白樟公司实际已经多得工程款的证据,故不予支持。据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八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条、第一百零七条、第一百零九条、第二百七十五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第()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1)镇民再初字第01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即:限被告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有限公司在判决生效十日内返还原告福建省闽清县白樟建筑工程公司履约保证金580000元,并支付该履约保证金的利息,利息从2003815(扣款说明载明时间)起按同期银行贷款利息支付至保证金付清给原告为止;限被告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有限公司在判决生效十日内返还原告福建省闽清县白樟建筑工程公司管理费47020.40元及利息,利息自20038月起按同期银行贷款利息计算至该款付清给原告为止;

、撤销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作出的2011)镇民再初字第01号民事判决第三项、第四项,即:限被告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有限公司在判决生效十日内支付给原告福建省闽清县白樟建筑工程公司工程款1025.73元,利息自20038月起按同期银行贷款利息计算至该款付清给原告为止;驳回原告福建省闽清县白樟建筑工程公司在本案中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上诉人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有限公司在判决生效十日内支付给上诉人福建省闽清县白樟建筑工程公司工程质量保证金224900.04元;

四、上诉人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有限公司在判决生效十日内支付给上诉人福建省闽清县白樟建筑工程公司工程款491025.73元及其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1405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22700元,共计36750元,由上诉人中国水利水电第十六工程局有限公司承担。

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〇一三年五月十五日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主办: 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贵州鹏飞科技
 建议使用1280*1024 分辨率IE6.0或更高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站  黔ICP备15008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