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字:
  • 栏 目:

民事裁判文书

(2013)安市民再终字第7号申请再审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顺中心支公司与被申请人马国平、马永江、保长贵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来源:审监庭 发布时间:2013-7-12    点击数:13957

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3)安市民再终字第7

 

申请再审人(一审第三人、二审上诉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顺中心支公司。

法定代表人胡平,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周生华,系该公司职工。

委托代理人雷富怅,系该公司职工。

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马国平,男。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被上诉人)马永江,男。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保长贵,男。

申请再审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顺中心支公司(简称安邦保险公司)与被申请人马国平、马永江、保长贵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平坝县人民法院于20111011作出(2011)平民初字第513号民事判决。宣判后,申请再审人安邦保险公司与保长贵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11212作出(2011)安市民终字第422号民事判决。安邦保险公司仍不服,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再审。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21024作出(2012)黔高民申字第195号民事裁定,指令本院再审。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64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再审人安邦保险公司的委托代理人周生华、雷富怅,被申请人马永江、马国平、保长贵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保长贵起诉至平坝县人民法院称:2010821730,被告马国平驾驶中型自卸货车由贵阳向安顺方向行驶,行至贵黄公路55km+350m处时,与驾驶轻便摩托车的保长贵相撞,造成了保长贵受伤、轻便摩托车损坏的交通事故。保长贵先后被送至303医院、贵阳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所受之伤为:1、失血性休克;2、左前臂不全性离断伤并肱骨内上髁骨折;3、左桡骨粉碎性骨折。经鉴定分别为八级和十级的多级伤残。事故发生后经平坝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马国平负该起事故的主要责任,保长贵负次要责任。故诉请判令:1、赔偿义务人赔偿原告医疗费7000;2、住院伙食补助费2550;3、护理费5015;4、误工费13132;5、营养费50;6、残疾补助费21526;7、交通费1000;8、鉴定费I010;9、精神抚慰金10000,共计63783元。诉讼中又增加请求判令赔偿义务人赔偿原告二次手术费6000元。

一审被告马国平、马永江辩称:被告对事故发生的事实及责任问题无异议。1、在事故发生后,被告就积极采取救治措施,在原告住院期间,被告还请了护理人员到医院轮流看护原告,并主动给付原告住院生活费和营养费,还多次到医院问侯。2、就原告起诉的赔偿项目来说不符合客观事实。因为被告方早已支付了原告的住院费、救护费、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等共计66992.2元。3、根据平坝县公安局交警大队做出的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原告方亦存在过错,且负事故的次要责任,故原告应承担此次事故40%的责任。4、发生交通事故的车子投有交强险,应由保险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第三人安邦保险公司述称:我公司在事故发生后, 按照法律的规定向被告方支付了1738I.38元,已赔偿完毕,因此不应该再承担赔偿责任。

平坝县人民法院一审查明:2010年8月2日17时30许,被告马国平驾驶中型自卸货车由贵阳向安顺方向行驶,行至贵黄公路55km+350m处时,与同向在前左转弯的原告驾驶的轻便摩托车相撞,造成原告受伤,轻便摩托车损坏的交通事故。原告受伤后,先后被送至303医院、贵阳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共计85天。经诊断,原告所受之伤为:1、失血性休克;2、左前臂不全性离断伤并肱骨内上髁骨折;3、左桡骨粉碎性骨折。原告所受之伤经鉴定分别构成八级和十级的多级伤残。该次事故经平坝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认定:被告马国平负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保长贵负次要责任。原告住院期间,被告向医院支付了相应的医疗费用共计42900,护理费5300元。另查明,肇事车辆系被告马永江所有,该车向第三人安邦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事故发生后,安邦保险公司向被告支付了17381.38元的保险赔偿金。

平坝县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本案是一起因机动车交通事故引发的民事赔偿纠纷案件,案件的处理应围绕这一性质进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九十八条规定:“公民享有生命健康权”。保长贵因交通事故受伤,经医院救治后仍留有八级和十级的伤残,因此给其造成的损失,依法应由责任人赔偿。根据审理查明的事实,结合双方的主张,本案争议焦点和需要解决的问题有以下几方面: ()关于赔偿责任的承担问题。平坝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平公交认字[2010]08000014)已经明确了被告方负该起事故的主要责任,原告保长贵负次要责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第()项“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赔偿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之规定,结合本案交通事故的发生原因即由于同车道在后行驶的由被告马国平驾驶的中型自动卸货车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三条“同车道行驶的机动车,后车应当与前车保持足以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前车正在左转弯、掉头、超车的,不得超车”之规定,本院认为由被告马国平承担80%、原告承担20%的责任较为适宜。同时由于被告马永江是肇事车辆的登记车主,而被告马国平是受马永江所雇而开车的,二被告之间系雇佣与被雇佣的关系。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接受劳务—方承担侵权责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已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之规定,被告马国平的损害赔偿责任应由被告马永江来承担,同时被告马国平作为驾驶员,明知其行为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有关规定却为之,其亦有重大过失,被告马永江负连带责任。另外该车辆已向安邦保险公司投保了交强险,且事故发生时尚在保险期内,故被告方的赔偿责任应由安邦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再由马永江承担。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之规定,保险公司应将保险金直接赔偿给原告方,对于被告方已经赔付给原告的部分,保险公司应将该部分赔付被保险人。()关于原告损失的确定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结合原告的举证,对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作如下确认:医疗费 429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550元、住院期间护理费5300元、误工费13132元、营养费2550元、残疾赔偿金18633.54元、交通费662元、鉴定费101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后续治疗费6000元。综上,原告遭受的损失,合理部分为98737.54元。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笫一款第()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一款、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一款、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判决:一、被告马永江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保长贵98737.54(扣除被告马永江已支付的42900元及其支付的护理费5300,被告还应向原告方支付50537.54)。被告马国平负连带清偿责任;二、被告马国平、马永江的上述赔偿责任由第三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顺中心支公司直接向原告支付50537.54;三、第三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顺中心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被告马永江支付其已先行垫付的住院费用及护理费用共计48200(扣除第三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顺中心支公司已赔付给被告的1738I.38,故还应向被告马永江支付308I8.62);四、驳回原告的其余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395,减半收取697.50,由被告马国平、马永江共同承担。

保长贵、第三人安邦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一审原告保长贵上诉称: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赔偿资料中的“上一年度”应当是法庭辩论终结前的上一统计年度的资料,本案应当适用2010年度的统计资料即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3471.94元计算上诉人的残疾赔偿金,故原判适用2009年的3005.41元计算显然错误。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对残疾赔偿金判决,改判赔偿上诉人残疾赔偿金21526元。

一审第三人安邦保险公司上诉称: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的规定,交强险医疗费的赔偿责任限额为10000,其中医疗费用赔偿限额项下的费用为医疗费、诊疗费、住院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及后续费等。而最高人民法院及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交强险是否可以超限额判决赔偿也从未作出过相应的批示。上诉人在诉请对医疗费的损失已经按交强险的保险合同约定,在交强险医疗费10000元责任限额内支付了被上诉人马永江预先垫付的医疗费中的相应限额10000元。而一审法院的判决却将此项费用的所有损失均由上诉人承担,医疗费金额已远远超过了10000元的限额,因此此判决违反法律相应规定。请求二审法院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

被上诉人马永江答辩理由: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处理正确,请求维持。

被上诉人马国平未进行答辩。

本院二审查明:查明的案件事实与一审基本相同。补充查明:2010年度贵州省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为3471.93,而非一审法院认定的3005.41元。肇事车辆系被上诉人马永江所有,该车除了向上诉人安邦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保险期间为2010429零时起至201142924),还向该公司投保了第三者责任险、车上人员责任险驾驶人座位、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座位三个机动车商业保险,保险期间为2010119零时起至201111824止。

本院二审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上一年度”是指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统计年度。故上诉人保长贵认为原判应当适用2010年度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计算残疾赔偿金,不应适用2009年的3005.41元计算的上诉理由成立,予以采纳。对此原判认定有误,应予纠正。因贵A26946肇事车辆除了向上诉人安邦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外,还向该公司投保了第三者责任险、车上人员责任险驾驶人座位、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座位三个机动车商业保险。据此,上诉人保长贵医疗费42900元,安邦保险公司应当在交强险的范围内承担10000,其余的32900元应当在第三者责任险范围内予以赔偿。原判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计算有误,上诉人保长贵的残疾赔偿金应为2I525.97元。据此,上诉人保长贵所遭受的损失,合理部分应当为101629.97,故原判认定的金额98737.54元应予更正。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六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笫一款第() ()项的规定,判决:一、维持平坝县人民法院(2011)平民初字第513号民事判决第三、四项;二、撤销平坝县人民法院(2011)平民初字第51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三、被上诉人马永江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101629.97(扣除被上诉人马永江已支付的42900元及其支付的护理费5300,还应向原告支付53429.97),被上诉人马国平负连带清偿责任;四、被上诉人马国平、马永江的上述赔偿责任由上诉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顺中心支公司在交强险及第三者责任险中直接向原告方支付53429.97元。一审案件受理费1395,减半收取697.50,由被告马国平、马永江共同承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395,由上诉人安邦保险公司负担。

安邦保险公司申请再审称被申请人马永江于2010429在我公司投保交强险,同年的82发生交通事故。之后,被申请人马永江于2010119在我公司投保第三责任险,故判决由我公司支付马永江的第三责任险赔偿金是不合理的。请求判决被申请人马永江返还我公司已支付的第三责任赔偿金48000元。

被申请人马永江辩称:我在投交强险时就告诉保险公司我也要投第三责任险,当时就交了部分保险金给保险公司的,只是没有出第三责任险的保单,所以我认为保险公司应该赔付。

被申请人马国平答辩理由与马永江一致。

再审查明:2010821730许,被申请人马国平驾驶中型自卸货车与被申请人保长贵驾驶的轻便摩托车在贵黄公路55km+350m处相撞,造成保长贵受伤的交通事故。事故发生后,保长贵被送至303医院、贵阳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并经鉴定所受之伤分别构成八级和十级伤残。平坝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作出平公交认字[2010]08000014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马国平负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保长贵负本次事故的次要责任。肇事车辆系被申请人马永江所有,被申请人马国平系马永江雇佣的驾驶员,该车向第三人安邦保险公司投有交强险,保险时间为2010429零时起至201142924止。同时被申请人马永江向申请人安邦保险公司公司投保了第三者责任险、车上人员责任险驾驶人座位、车上人员责任险乘客座位三个机动车商业保险,保险时间为2010119零时起至201111824止。被申请人保长贵受伤后所产生的相关费用为医疗费42900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550元、住院期间护理费5300元、误工费13132元、营养费2550元、残疾赔偿金2I525.97元、交通费662元、鉴定费1010元、后续治疗费6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6000元,共计101629.97元。本院二审判决后,判令赔付的这些款项均已兑现。

上述事实有申请人安邦保险公司及被申请人马永江、马国平、保长贵再审当庭陈述、伤残鉴定结论、责任认定书、医疗发票、收款收据、交强险及第三责任险保单在卷为凭,予以确认。

本院再审认为:事故发生后,公安机关交警部门对事故进行了责任认定,被申请人马国平负主要责任。二审判决对被申请人保长贵受伤后所产生的相关费用的认定准确,应予维持。被申请人马永江向申请人安邦保险公司所投第三者责任险于事故发生后的2010119才生效,二审判令申请再审人在第三责任险赔偿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不当,应予纠正。《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此规定的“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并未作出是否分项的限定。而分项限额是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编号:中保协条款【20061号)第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0000元,第(二)项规定医疗费赔偿限额为10000元。保监会制定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的效力低于国务院颁发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应该依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处理本案。本次事故给被申请人保长贵造成的各项损失及费用共计101629.97元,未超出交强险总计120000元的赔偿限额,应由申请再审人安邦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之内进行赔偿。对申请人安邦保险公司要求返还赔偿金48000元的主张不予支持,但主张不应在第三责任险保险范围内予以赔偿的理由成立。综上,本案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审判程序合法,但处理不当,予以纠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二条、第十六条、第四十九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本院2011)安市民终字第422号民事判决和平坝县人民法院(2011)平民初字第513号民事判决;

二、被申请人保长贵医疗费等经济损失101629.97元由申请再审人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安顺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范围赔偿。

一审案件受理费1395,减半收取697.50,由被申请人马永江马国平承担。二审案件受理费1395,由上诉人安邦保险公司负担。

如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O一三年六月十五日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主办: 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贵州鹏飞科技
 建议使用1280*1024 分辨率IE6.0或更高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站  黔ICP备15008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