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字:
  • 栏 目:

民事裁判文书

(2013)安市民再终字第4号申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盘县支公司与被申诉人冯星、原审被告王继业、盘县华泰物流有限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来源:审监庭 发布时间:2013-7-12    点击数:12399

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安市民再终字第4

 

抗诉机关安顺市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盘县支公司。

法定代表人朱世宏,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王映江,系该公司职员。

委托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申诉人(原审原告)冯星,男。

委托代理人顾星,贵州兴科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权限为特别授权。

原审被告王继业,男。

原审被告盘县华泰物流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赵渺渺,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周勇,贵州滴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权限为特别授权。

申诉人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盘县支公司(简称盘县保险公司)因与被申诉人冯星、原审被告王继业、盘县华泰物流有限公司(简称华泰物流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不服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2612作出的(2012)镇民初字第312号民事判决,向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申诉。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审查后,提请安顺市人民检察院抗诉。安顺市人民检察院于20121121作出安市检民抗(20125号民事抗诉书,向本院提出抗诉。本院于2013121作出(2012)安市立民抗字第1号民事裁定:本案由本院提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3524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申诉人盘县保险公司代理人王映江,被申诉人冯星及其代理人顾勇,原审被告华泰物流公司代理人周勇到庭参加诉讼。原审被告王继业经合法传唤,未到庭。安顺市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常俊、彭湘安出庭履行职务。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冯星向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诉称:201177238许,原告驾驶渝BJ5080号重型仓棚式货车由贵阳方向往昆明方向行驶至沪昆高速1964KM+600M下行线时,与被告王继业驾驶因车辆故障停放在应急车道内的贵BA2169(贵B3016挂)号重型仓棚式全挂车发生碰撞,导致原告受伤。经被送到中国人民解放军四十四医院抢救,诊断为:1、左股骨下段开放性骨折并神经、血管、肌健损伤;2、左下肢大面积皮肤撕脱伤。于2011815出院休养,至今仍未痊愈,尚需后继治疗。原告受伤住院期间,被告没有支付任何费用。因被告王继业、华泰物流公司分别是肇事车辆贵BA2169(贵B3016挂)号重型仓棚式全挂车的驾驶员和车主,均负有对原告受伤进行赔偿的责任。而该肇事车辆在被告盘县保险公司处投有交强险,且此次事故发生在保险期内,被告保险公司对原告负有理赔的责任。因此,诉请法院判决被告共同赔偿原告的医疗费71786.27元、护理费7312.76元、误工费28099.7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200元、营养费2700元、交通费1500元、后继治疗费14600元及残疾赔偿金36289.02元等费用共计人民币163487.77元,案件受理费由被告承担。

被告王继业未提出答辩意见。

被告华泰物流公司辩称:发生事故时,被告王继业是我公司的员工,在交通事故发生后已辞职。被告王继业驾驶的车辆属于我公司所有,此车牵引部分和挂车分别在被告保险公司投了交强险,交强险的总保险金额是244000.00元,应由被告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对于原告的诉请,计算标准过高,如误工费,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应根据实际票证计算。后继医疗费只能支持11400.00元,残疾赔偿金根据十级伤残计算应为28000.00元,并且必须是城镇户口。

被告盘县保险公司辩称:贵BA2169号及其挂车发生交通事故时属于我们公司承保的车辆,我公司将在限额范围内赔偿。被告华泰物流有限公司在我公司投了两个交强险,先由交强险赔偿后,不足部分按责任划分由商业第三者责任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的职业是农民,相关的赔偿项目应按农村居民标准计算,而不能按驾驶员的标准计算。

原审查明:201177238许,原告冯星驾驶渝BJ5080号重型仓棚式货车由贵阳方向往昆明方向行驶,当行驶至沪昆高速1964KM+600M下行线时,碰撞前方因车辆故障停驶在应急车道内被告华泰物流公司所有的贵BA2169(贵B3016挂)号重型仓棚式全挂车,造成冯星和贵BA2169(贵B3016挂)号重型仓棚式全挂车驾驶员王继业、乘客江维艳受伤,两车不同程序受损,路产损失的道路交通事故。原告受伤后,经中国人民解放军四十四医院住院治疗39天(201177815),医疗费71786.27元。贵州省交警总队直属支队贵黄五大队根据原告的要求,委托贵州警官职业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对原告所受的伤进行伤残等级、后期医疗费用、休息、营养、护理限期评定。经鉴定,原告左下肢活动功能部分丧失的伤残等级为十级,右大腿、右小腿瘢痕形成的伤残等级为十级,后期医疗费用为11400.00元至14600.00元,休息期限为300日,营养期限为90日,护理期限为120日。贵BA2169(贵B3016挂)号车在被告盘县保险公司处投的交强险的保险金额合计是244000.00元,商业险的保险金额合计是300000.00元。原告虽然是农业家庭户口,但已居住在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关索镇振兴社区多年。原告受伤后,因被告未赔偿原告的损失费,所以,原告向本院起诉要求被告赔偿原告的医疗费等共计人民币163487.77元。

原审法院认为:根据交警部门对事故责任的认定,结合本案的实际,被告华泰物流公司是贵BA2169(贵B3016挂)号车的管理人、使用人、所有人,对于原告的各项损失费,应承担30%的赔偿责任,原告自行承担70%的赔偿责任。被告华泰物流公司所有的贵BA2169(贵B3016挂)号车辆在被告盘县保险公司处投有交强险和商业险,交强险的保险总额是244000.00元,其中死亡伤残赔偿和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合计是240000.00元,交强险的保险金额大于原告请求赔偿的金额。根据相关规定,无论被保险人有无过错及过错程度,保险公司均负有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向受害第三者直接赔偿的法定义务。因此,由被告盘县保险公司在交强险240000.00元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的各项损失费,原告冯星、被告华泰物流公司不再承担赔偿责任。原告冯星的各项损失费,除了已付给医院的医疗费71786.27元外,其余的按规定计算或酌情赔偿:护理费按居民及其他服务业计算为22243(元)÷365(天)×120(天)=7312.77元;原告虽然驾驶渝BJ5080号车,但原告无驾驶证,故原告的误工费只能参照居民服务及其他服务业的标准计算误工费为22243(元)÷365(天)×300(天)=18281.92元;住院伙食补助费为30(元)×39(天)=1170元;根据原告所在地的生活水平和原告的伤情,营养费每天按25元计算为宜,根据鉴定营养期为90天,所以,营养费为25(元)×90(天)=2250.00元;交通费酌定赔偿1200.00元;后继治疗费经鉴定为11400.00元至14600.00元之间,酌定赔偿14000.00元;残疾赔偿金为16495.01(元)×20(年)×[10%(十级伤残)+1%(十级伤残)]36289.02,合计人民币152289.98元。此款小于交强险的保险金额,所以,由被告盘县保险公司直接支付152289.98元给原告冯星。据此,判决:原告冯星的医疗等费用共计人民币152289.98元,此款未超过交强险限额240000.00元,由被告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盘县支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在交强险限额240000.00元范围内支付人民币152289.98元给原告冯星。案件受理费1116元,减半收取558元,原告冯星承担158元,被告盘县华泰物流有限公司承担400元,原告冯星已预交,由被告盘县华泰物流有限公司直接支付给原告冯星。

盘县保险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申诉称:1、一审法院将所有医疗费用全部判在交强险中不合理,我公司只应对冯星89206.27元的医疗费承担2万元的限额,剩余部分应在商业险内按事故责任比例分担;2、冯星的户口性质为农业户口,居委会出具的证明仅能证明其居住地;3、我公司没有签收过本案判决,由本案另一当事人的代理人转交到我公司相关人员时已过上诉期。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审查后提请安顺市人民检察院抗诉。

安顺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认为:1、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之规定,华泰物流公司所有的贵BA2169(贵B3016挂)号车辆在申诉人处投有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共计2万元,所以冯星的医疗费用应在此限额内赔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第(一)项之规定:超出责任限额的部分,按照下列方式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之间发生交通事故的,由有过错的一方承担责任;双方都有过错的,按照各自过错的比例分担责任。冯星的医疗费用(含后续治疗费)8万余元扣除交强险医疗费用赔偿限额2万元后,剩余款项应当在商业险里按事故责任比例承担。因此,法院生效判决没有将医疗费用与其他费用分开,未按责任限额判决赔偿,而将冯星的所有费用共计152289.98元全部计算在交强险中由保险公司支付属适用法律错误,判决显失公平。2、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十八条之规定,送达诉讼文书,应当直接交受送达人,是法人或其他组织的,由法定代表人、主要负责人或代理人签收。法院未按规定直接交受送达人,而交给本案另一当事人的代理人签收,致使申诉人丧失上诉权。原审法院显属违法法定程序。故提出抗诉,请本院再审。

再审查明:本案事故发生后,贵州省交警总队直属支队贵黄五大队作出的贵黄五认字第52901520110707B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冯星在驾车过程中,未按操作规范安全驾驶,驾驶机件不符合技术标准的机动车,未依法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驾驶,是导致此次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王继业在贵BA2169(贵B3016挂)号重型仓棚式全挂车发生故障时未按规定设置警告标志,是导致此事故发生的次要原因。一审判决生效后,被申诉人冯星已申请一审法院从申诉人盘县保险公司账上将全部赔偿款152289.98元执行到位。一审法院向盘县保险公司及其代理人马力送达的判决书均为华泰物流公司的代理人周勇于2012614签收,在送达回证的备考栏载明“公司及马力口头委托周勇代收”。

再审查明的其他事实和证据与一审一致。

本院认为:交通事故发生后,公安机关交警部门对事故责任进行了认定,一审据此划分由华泰物流公司对冯星的各项损失费承担30%的赔偿责任,冯星自行承担70%的赔偿责任适当,且各项费用计算准确,应予维持。《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二十一条规定“被保险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此条规定的“强制保险责任限额”并未作出是否分项的限定。而分项限额是由《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编号:中保协条款【20061号)第八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死亡伤残赔偿限额为110000元,第(二)项规定医疗费赔偿限额为10000元。保监会制定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的效力低于国务院颁发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应该依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处理本案。故,一审法院不区分死亡伤残赔偿限额和医疗费用赔偿限额,合并在总的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判赔并无不当。关于抗诉机关所提一审法院违反法定程序的抗诉理由,经查,华泰物流公司代理人周勇在庭审中陈述申诉人一审代理人马力委托其代为领取一审判决的事实,申诉人的再审特别授权代理人既未表示反对,也未能举证确认是何时收到的一审判决书。故,抗诉机关的抗诉,因理由不成立,不予支持。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三条第一款、第三十七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维持镇宁布依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2)镇民初字第312号民事判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一三年六月十三日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主办: 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贵州鹏飞科技
 建议使用1280*1024 分辨率IE6.0或更高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站  黔ICP备15008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