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字:
  • 栏 目:

民事裁判文书

(2013)安市民商再终字第1号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紫柏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贵州安顺紫云文达电力器材有限责任公司与安顺正泰机电有限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来源:审监庭 发布时间:2013-7-12    点击数:11789

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2013)安市民商再终字第1

 

 

原审上诉人(一审被告、反诉原告) 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紫柏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柏斌, 系该公司经理。

原审上诉人(一审第三人) 贵州安顺紫云文达电力器材有限责任公司。

法定代表人严声容,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柏斌,男。

代理权限特别授权代理。

原审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反诉被告) 安顺正泰机电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倪美燕,系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朱吕国。

代理权限特别授权。

委托代理人刘丹灵、赵宝江,贵州天云律师事务所律师。

代理权限一般代理。

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紫柏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紫柏公司)、贵州安顺紫云文达电力器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文达公司)与安顺正泰机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正泰公司)租赁合同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1214作出的(2011)安市民商终字第16号民事判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于2012116作出(2012)安市民督字第7号民事裁定,再审本案。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于2013 4 25 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原审上诉人紫柏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暨原审上诉人文达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柏斌,原审被上诉人正泰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朱吕国、刘丹灵、赵宝江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正泰公司起诉至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以下简称紫云县法院),称2010420 日与紫柏公司签订了“厂房设备租赁协议”,租赁期五年,正泰公司按约定缴纳了第一年租金 100万元,但紫柏公司未按约定期限交付租赁物及相关证照。紫柏公司行为已严重违约,经相关部门多次协商未果。故请求判决解除“厂房设备租赁协议”;返还租金100万元并支付利息55000;赔偿损失66889;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紫柏公司辩称:双方签订的协议约定201061日前交付场地及办公用地。协议签订后,我公司即进行场地清理、吊运电杆、转移生产电杆的生产线等工作。 5 10日,正泰公司组织相关技术人员开始对我公司的设备进行技改并接收我公司移交的部分办公用房,拆建堡坎等。同时,正泰公司在未按约定缴纳 80万元押金的情况下就对我公司的炉膛进行改造,我公司并未违约。反诉请求继续履行合同,并支付紫柏公司改造炉膛 80万元押金。

笫三人文达公司称:我公司因紫柏公司、正泰公司签订租赁协议后,导致我公司搬运电杆、腾场地、腾办公楼、移动电杆生产线等,给我公司造成了损失。请求判决紫柏公司、正泰公司共同赔偿我公司损失130万元。

紫云县法院一审查明:2010年4月22,原、被告签订“厂房设备租赁协议”,主要约定:租期五年,第一、二年租金为100万元,第三年为80万元,第四年为70万元;租赁范围是办公楼(三层),一楼留一间作为被告库房,二楼留三间为办公用房,三楼被告留用外,其余厂房、铁合金生产设备、场地等租赁给原告使用;原告如需改造炉膛及变压器,交纳押金 80万元,并在改造前补交;被告在收到第一年租金后,必须在 201061日前清除场地及办公用地供原告使用;原告在 201061日前决定不投资,100万元租金不退;被告应提供特种设备使用登记证、排污许可证等有效证件供原告使用;被告环评报告与排污许可证经评估后交原告使用。协议签订后,原告如约支付第一年租金100万元。 2010524,原告技术人员进厂,对变压器及炉膛进行生产流程设计(技改方案)。在此期间,被告及第三人搬运电杆、腾场地和办公室供原告使用。因被告对炉膛进行爆破,并提走炉膛内的硅铁,为此,双方发生争议。

紫云县法院认为:双方签订的协议合法有效。但该协议是生产经营权的租赁,该经营权受国家产业结构政策调整,根据该案实际情况,合同没有继续履行的必要,应予以解除。双方在履行合同中,原告交付了100万元租金,被告不能提供环保、特种行业许可证、排污许可证等相关证照,有违约行为。加之,被告对自已的主张提供不出证据,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被告反诉要求继续履行合同的理由依法不予支持,已收取的 100万元租金应予以退还。原告虽在履行合同中未按照约定交纳押金但未改变炉膛生产性能。原告诉请的 100万元租赁费利息,因协议未约定,不予支持。对原告主动放弃损失请求应予准许。对第三人文达公司的诉求,因其与被告虽诉讼主体不同,但属共同利益主体,腾办公楼、搬电杆、腾场地是合同约定的条款 ,对第三人的诉求不予支持。紫云县法院于201195作出(2011)紫民商字第3号民事判决:1、解除原告(反诉被告)安顺正泰机电有限公司与被告(反诉原告)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紫柏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厂房设备租赁协议;2、驳回被告(反诉原告)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紫柏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的反诉请求;3、由被告(反诉原告)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紫柏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退还原告(反诉被告)安顺正泰机电有限公司租赁费 100万元(限判决生效后 60日内支付)4、驳回笫三人贵州安顺紫云文达电力器材有限责任公司的诉讼请求。

紫柏公司、文达公司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紫柏公司上诉称:正泰公司于20105 10日进场修保坎,证明紫柏公司已履行了场地交付义务,正泰公司已接受合同约定交付的标的。纠纷发生后,经政府部门多次协调,正泰公司均以我公司不能交付场地为由,提出解除合同,但事实上我公司已经交付了协议约定的标的。我公司对炉膛的爆破是每年的常规性爆破清理。双方发生纠纷,并不是一审判决认定系该公司爆破炉膛引起,而是国家对特种行业高耗能产品电价的提高,正泰公司因不能享受优惠电价生产,才提出与我公司解除协议,并非紫柏公司不能如期交付租赁物。正泰公司为了履行双方签订的协议,注册成立了 “安顺市正泰铁合金有限公司”,说明紫柏公司与正泰公司之间系财产租赁而非经营权租赁,相关证照不是协议履行的关键。故一审认定厂房租赁协议系经营权租赁之说,违背了双方签订协议的真实意思,违背了客观事实,请求二审依法改判。

文达公司上诉称:一审判决无事实依据,请求二审依法判决紫柏公司、正泰公司共同赔偿我公司损失130万元。

正泰公司答辩称,要求维持一审原判。

本院二审查明:2010422日,正泰公司(乙方)与紫柏公司(甲方)签订“厂房设备租赁协议”,主要约定:1、甲方将其铁合金生产场地、办公楼、厂房、设备等出租给乙方作为生产经营场所(办公楼一楼留一间给甲方作为库房,二楼留三间作为甲方办公房,三楼甲方留用;2、租赁期限为五年,201061日起2015 5月31止;3、租金从201061计算,第一年为100万元,第二年为 100万元,第三年为 80万元,第四年为 70万元,第五年为 70万元。乙方因需要改造炉膛及变压器,交付押金 80万元,在承租结束后一个月内、修复设备及恢复原变压器技术参数后,甲方无条件退还押金 80万元给乙方;4、乙方首次付款后,甲方应在201061清除场地及办公用地供乙方使用,乙方改造炉膛及变压器前补交押金80万元;5、甲方按已约定收到第一年租金及押金后,下面的厂房及场地应在201061日前腾出给乙方,上面场地需在2011331腾出。甲方在清场期间,应方便乙方在场地上进行改造。甲方应向乙方出具一切有效证明,特种设备使用登记证、排污许可证、环境评价影响报告等供乙方使用;6、乙方承租后,注册乙方公司,不能用甲方公司。乙方在 201061决定不想投资,100万元租金不退;7、甲乙双方在租赁期内不得单独解除协议,除不可抗拒的外力(如战争、地震等自然灾害,因国家产业政策调整不允许小铁合金企业生产或乙方承租两年后亏损),否则给对方造成的损失,由违约方全部赔偿。如遇有特殊情况要解除协议,需经双方协商同意方可”。协议签订后,2010年4月23,正泰公司向紫柏公司支付第一年租金 100万元,紫柏公司即进行场地清理、吊运电杆、重新租用场地堆放电杆、转移生产电杆用的锅炉等,移交部分办公用房。正泰公司于20105 10日入场,其相关技术人员开始对原设备进行技改方案的设计并接收紫柏公司移交的部分办公用房、拆建堡坎等。上述事实,双方予以确认。2010527,正泰公司以紫柏公司未按合同约定腾出场地为由,要求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工业和经济贸易局协调解决,在请求解决时并未提及炉膛受损的问题,紫柏公司则以正泰公司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先交付押金80万元即对炉膛进行改造的行为系违约行为而不予退还租金。经政府相关部门协调解决未果,双方为此产生纠纷。正泰公司于 2010512注册成立了“贵州安顺正泰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 ”,住所地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猫营镇龙井村,主要生产、销售铁合金(镍铁、铬铁、锰铁等)。本案在审理中,本院向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工业和经济贸易局核实其在一审出具的证明时,该局再次向本院出具书面情况说明,证明正泰公司租用紫柏公司铁合金生产场地将要生产的产品是镍铁合金,与原紫柏公司生产的硅、锰铁合金不是同类产品,且原紫柏公司的变压器为 6300ΚⅤA,正泰公司为此向该局申请,需要对紫柏公司的变压器和冶炼炉进行扩能改造,准备技改为 12500KVA的冶炼炉;按照行业规范,铁合金企业每年必须对炉膛进行清渣,方法为浅孔爆破。

本院二审认为:紫柏公司与正泰公司签订的“厂房设备租赁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合法,应确认为有效合同。综合双方诉辩意见和审理认定事实,本案争议焦点为是物的租赁还是经营权租赁、正泰公司请求解除合同的理由是否符合法律规定或合同约定的解除条件、紫柏公司和文达公司请求正泰公司赔偿损失的理由是否成立。关于合同性质,双方签订的“厂房设备租赁协议”虽然约定紫柏公司应将相关证照交付给正泰公司,但是同时也约定正泰公司在承租后应注册成立自已的公司,不能用紫柏公司名义生产经营。正泰公司为此成立了新的铁合金公司,在工商部门作了登记,公司地址位于所租用的场地,且铁合金生产属于特种行业,应以本公司之名办理特种设备登记证、排污许可证等,不能借用其他企业的这些证照进行生产经营。所以,本案所涉合同应为物的租赁而非经营权租赁。关于合同解除问题,二审审理中,上诉人表示同意解除合同,故鉴于双方均表示不再继续履行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三条规定,本案所涉合同应予解除。正泰公司以紫柏公司没有按合同约定将租赁物交付为由首先提出解除合同,经查,双方在合同签订后,均按照约定各自履行义务,紫柏公司腾让场地、搬迁堆放物,正泰公司也接收了部分办公用房、支付第一年租金、派驻技术人员进行技改等,证明双方均在积极履行合同义务,并无哪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已的行为表明不履行合同义务。按照合同约定,紫柏公司应在201061日前交付租赁物,但在2010527日前双方就已发生纠纷,故正泰公司在合同履行期限未到即认为紫柏公司不履行交付租赁物义务的理由不能成立。正泰公司另主张紫柏公司将冶炼炉炸坏致合同目的不能实现的理由也不成立,主张的依据仅有其工作人员的证词,没有其他相关行业的客观证据予以证实,相反分管铁合金行业的行政管理部门证明紫柏公司对炉膛的爆破行为符合铁合金行业规范。据此,可以认定紫柏公司对炉膛的爆破并未造成炉膛损害,正泰公司主张炉膛爆破致合同不能履行证据不充分,不予支持。综上,紫柏公司在合同约定交付时间内积极履行合同义务,履行行为符合合同约定和行业规范,未出现约定和法定的解除事由,故正泰公司主张紫柏公司先期违约的证据不充分。根据合同“ 201061日前正泰公司不想投资,其已付的 100万元租金不予退还”的约定,正泰公司由于没有约定和法定的解除事由即请求解除合同并与紫柏公司产生纠纷,应视为其 “不想投资”,100万元租金不予返还。关于紫柏公司和文达公司的损失问题,紫柏公司主张正泰公司在没有交付80万元租金的情况下即进行炉膛改造,对此也仅有其公司工作人员予以证明,正泰公司未认可,故紫柏公司请求不予支持。紫柏公司与文达公司因腾让场地所产生的费用,是在租赁关系存在的前提下形成,由于租金不予返还, 故不再支持其损失请求更加符合公平原则。综上,上诉人的上诉理由部分有理,应予支持。原判认定事实部分不实,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应予纠正。据此,作出(2011)安市民商终字第16号民事判决:1、维持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1)紫民商初字笫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2、撤销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2011)紫民商初字笫3号民事判决笫三项,改判为驳回安顺正泰机电有限公司返还租金 100万元及利息和相关损失的诉讼请求。

本院再审过程中,原审上诉人紫柏公司称:从合同约定及履行的情况看,紫柏公司没有违约。就发生纠纷的原因并非是一审判决认定系该公司不能如期交付租赁物,因爆破炉膛对其损坏引起。真正发生纠纷的原因是国家对特种行业高耗能产品电价的提高,正泰公司因不能享受优惠电价生产及在没有交付押金80万元的前提下改建炉膛,才提出与我公司解除协议。关于炉膛爆破的问题,炉膛上方是铁合金生产的机器设备,紫柏公司不可能请专业的爆破公司来炸坏自己的设备。从爆破公司出具的证明可以证实是特种行业的专业性爆破,如果正常生产一般一到三个月就要爆破一次,而且每次爆破需一个星期左右,是常规性爆破,事实上是紫柏公司对炉膛内的残渣进行浅孔爆破清理炉膛交付给正泰公司使用。对双方损失的问题,正泰公司投入100万元后没能生产,损失是存在的。但紫柏公司因出租厂房后致文达公司搬迁,给文达公司也造成了损失。依合同约定,正泰公司不想投资,100万元租金不予退还,是对紫柏公司、文达公司造成损失的补救措施。

原审被上诉人正泰公司称:1.二审判决违返意思自治民事法律原则,违法为合同当事人免除义务;2.二审判决认定紫柏公司已按合同履行义务,认定我解除合同,与事实不符;3.二审认定201061日前我公司没有约定和法定的解除事由即请求解除合同并与紫柏公司发生纠纷,应视为“不想投资”,故100万元租金不予退还。事实上,正泰公司于201067仍在积极筹备办厂事宜;4.二审判决致正泰公司的合法利益受损,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本院再审查明:原审被上诉人正泰公司是经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招商局招商引资的企业,投资项目主要是生产、销售铁合金(镍铁、铬铁、锰铁等),该项目未经环境保护部门进行环境影响评价。原审上诉人紫柏公司主要生产硅、锰铁合金,所具有的环境影响评价报告于200312月完成,2008812被批准生产,同年912通过安顺市环境保护局监测验收。

原审上诉人紫柏公司(甲方)与原审被上诉人正泰公司(乙方)20104 22日签订厂房设备租赁协议,约定:“1、甲方将其铁合金生产场地、办公楼、厂房、设备等出租给乙方作为生产经营场所(办公楼一楼留一间给甲方作为库房,二楼留三间作为甲方办公房,三楼甲方留用;2、租赁期限为五年,201061日起2015 5月31止;3、租金从201061计算,第一年为100万元,第二年为 100万元,第三年为 80万元,第四年为 70万元,第五年为 70万元。乙方因需要改造炉膛及变压器,交付押金 80万元,在承租结束后一个月内、修复设备及恢复原变压器技术参数后,甲方无条件退还押金 80万元给乙方;4、乙方首次付款后,甲方应在201061清除场地及办公用地供乙方使用,乙方改造炉膛及变压器前补交押金80万元;5、甲方按已约定收到第一年租金及押金后,下面的厂房及场地应在201061日前腾出给乙方,上面场地需在2011331腾出。甲方在清场期间,应方便乙方在场地上进行改造。甲方应向乙方出具一切有效证明,特种设备使用登记证、排污许可证、环境评价影响报告等供乙方使用;6、乙方承租后,注册乙方公司,不能用甲方公司。乙方在 201061决定不想投资,100万元租金不退;7、甲乙双方在租赁期内不得单独解除协议,除不可抗拒的外力(如战争、地震等自然灾害,因国家产业政策调整不允许小铁合金企业生产或乙方承租两年后亏损),否则给对方造成的损失,由违约方全部赔偿。如遇有特殊情况要解除协议,需经双方协商同意方可”。次日,原审被上诉人正泰公司向原审上诉人紫柏公司支付第一年租金 100万元。原审上诉人紫柏公司依合同约定对61日前应腾交的场地进行清理, 吊运电杆、重新租用场地堆放电杆、移动电杆生产线、转移生产电杆用的锅炉、对炉膛内的残渣进行浅孔爆破清理、移交部分办公用房等。原审被上诉人正泰公司于同年5 10日入场,其相关技术人员对租用设备炉膛进行改造,撤出炉内的碳砖接收部分办公用房、拆建堡坎、平整场地等。同年512,原审被上诉人正泰公司注册成立了“贵州安顺正泰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 ”,住所地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猫营镇龙井村。同年527,正泰公司认为紫柏公司未按合同约定腾出场地违约,而紫柏公司则认为正泰公司没有按照合同约定先交付押金80万元即对炉膛进行改造违约,双方发生纠纷,经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工业和经济贸易局、招商局、工商联合会相关部门共同协调处理未果。2011328,正泰公司向紫云县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判决解除“厂房设备租赁协议”,返还租金100万元并支付利息 55000元,赔偿损失66889元。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再审时的当庭陈述、厂房设备租赁协议、银行汇款凭证、正泰公司向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政府递交的关于享受优惠电价的请示材料、正泰公司的营业执照、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招商引资局工作简报、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工业和经济贸易局、工商联合会出具的证明、“情况说明”、爆破公司出具的关于对铁合金企业炉膛进行浅孔爆破的说明、紫柏公司原有的环境影响评估报告、排污许可证、营业执照等证据予以证实。

本院认为:原审上诉人紫柏公司与原审被上诉人正泰公司签订的“厂房设备租赁协议”,是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该协议约定的租赁对象是办公楼、厂房、设备等,故其性质应当是物的租赁,不是生产经营权的租赁。虽在该协议的责任部分约定紫柏公司提供排污许可证、环境影响报告给正泰公司,但这些材料属行政许可范畴,不允许当事人约定。协议签订后,正泰公司依约交付了100万元租金,紫柏公司也依约交付了部分租赁物,双方都各自履行了协议约定的义务。协议履行中,紫柏公司在未征得承租人正泰公司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对已出租给正泰公司的炉膛进行爆破清理,造成移交的租赁物不完整,有一定的违约行为,但这种违约未影响协议的继续履行,因为对炉膛爆破清理系行业习惯,且无证据证明紫柏公司爆破清理行为损坏了炉膛,故紫柏公司只应当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正泰公司诉请判决解除与紫柏公司签订的“厂房设备租赁协议”,没有约定和法定的事由,属根本性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二审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适用法律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但部分处理不当,应予纠正。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四十四条、第一百零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本院(2011)安市民商终字笫16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即维持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人民法院(2011)紫民商初字第3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

二、撤销本院(2011)安市民商终字笫16号民事判决笫二项,即驳回安顺正泰机电有限公司返还租金 100万元及利息和相关损失的诉讼请求。

三、紫云苗族布依族自治县紫柏铁合金有限责任公司在收到本判决书之日起一个月内返还安顺正泰机电有限公司租金30万元。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O一三年五月三十一日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主办: 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贵州鹏飞科技
 建议使用1280*1024 分辨率IE6.0或更高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站  黔ICP备15008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