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键字:
  • 栏 目:

民事裁判文书

(2013)安市民再终字第1号申请再审人汪希礼因与被申请人安顺市西秀区岩腊苗族布依族乡人民政府、安顺市郊供电局、娄仁辉、娄江芬、娄会会、原审被告彭元庆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民事判决书
来源:审监庭 发布时间:2013-6-13    点击数:17471

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3)安市民再终字第1

 

申请再审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汪希礼,男。

委托代理人朱宽心。

委托权限为一般诉讼代理。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安顺市西秀区岩腊苗族布依族乡人民政府。

法定代表人杨鹏。

委托代理人陈期伦,男。

委托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申请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安顺市郊供电局(原安顺城郊电力公司)。

法定代表人李涛。

委托代理人石祥龙、张英。

委托权限为特别授权。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娄仁辉。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娄江芬。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娄会会。

被申请人娄仁辉、娄江芬、娄会会的委托代理人娄仁国,男。

委托权限为特别授权。

原审被告彭元庆,男。

委托代理人沈春早、张锐雪。

委托权限为特别授权。

申请再审人汪希礼因与被申请人安顺市西秀区岩腊苗族布依族乡人民政府(以下简称岩腊乡政府)、安顺市郊供电局、娄仁辉、娄江芬、娄会会、原审被告彭元庆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本院(2010)安市民一终字第512号民事判决,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121024作出2012)黔高民申字第575号民事裁定,指令本院再审。本院依法另行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申请再审人汪希礼及其委托代理人朱宽心,被申请人岩腊乡政府的委托代理人陈期伦,被申请人安顺市郊供电局的委托代理人石祥龙,被申请人娄仁辉及其委托代理人娄仁国,原审被告彭元庆及其委托代理人沈春早、张锐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原告娄仁辉、娄江芬、娄会会起诉至安顺市西秀区人民法院称:20091114日下午2左右,娄仁辉在被告岩腊乡政府修建的计生办公大楼值班室房顶运送钢筋时,钢筋触到值班室正上方的l0千伏高压电线(该高压电线产权单位为被告安顺城郊电力公司),娄仁辉被电击伤,经鉴定为二级伤残。娄仁辉受伤时受汪希礼雇佣做工,事前无人告知值班室上方电线的电压情况,且该电线离地面的距离较低,施工中也无人制止。据此,原告娄仁辉受伤系被告汪希礼未尽到安全义务、被告岩腊乡政府在高压线下建房、被告安顺城郊电力公司对其所有的电力设施未尽管理义务和提醒责任导致。三被告应对娄仁辉受伤后的经济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请求判决三被告连带赔偿原告医疗费47000余元、护理费257430元、误工费10245元、被扶养人生活费7265.8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2280元、残疾赔偿金54097.74元、交通费200元、护理人员住宿费4560元、护理人员伙食补助费4560元、护理人员交通费1000元、鉴定费1300元、后续治疗费20000元,合计391938.59元。

一审被告汪希礼辩称:原告娄仁辉受伤,各方均有责任。1、被告岩腊乡政府明知修建的值班室上方架设有高压线,建房没有规划许可及施工许可手续,将建筑工程承包给没有相应资质的个人施工,其应承担原告的经济损失40%赔偿责任。2、被告安顺城郊电力公司在农网改造工程竣工后,未及时拆除原有的高压电线,也未对该高压线路进行有效的监督管理,导致娄仁辉被高压电线击伤。诉讼中其才将高压电线拆除,毁灭证据。其应承担原告经济损失40%赔偿责任。3、工程系我与被告彭元庆合伙承建,施工中我与彭元庆对施工人员进行过安全问题提醒,过错较小,我与被告彭元庆承担原告经济损失10%的赔偿责任。4、原告娄仁辉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其在施工中明知值班室上方有高压线,疏忽大意拉钢筋触击高压线受伤,有一定过错,应自行承担10%的责任。

一审被告岩腊乡政府辩称:岩腊乡政府己将修建计生办公楼值班室的工程发包给被告汪希礼。娄仁辉在施工过程中触电受伤,应由其雇主承担赔偿责任。岩腊乡政府不是本案的赔偿义务主体。另外,原告要求赔偿的金额计算过高,请求法院依法判决。

一审被告安顺城郊电力公司辩称: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受害人在电力设施保护区从事法律、行政法规所禁止的行为,因高压电造成人身损害,电力设施产权人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本案事故是由于被告岩腊乡政府在电力设施保护区内违章建房,被告汪希礼违法承包建筑,并安排其雇员在不具备安全施工条件的危险场地作业等原因造成的。故安顺城郊电力公司作为该高压线路的产权人,不应承担赔偿责任。请求人民法院依法判决驳回原告对我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被告彭元庆辩称:我与被告汪希礼不是合伙人,不应对娄仁辉所受之损害承担赔偿责任。

一审查明:2009111,被告岩腊乡政府与不具备建筑施工资质的被告汪希礼签订《岩腊乡计划生育服务站附属建设工程施工协议》,约定由汪希礼承建该乡计划生育服务站附属工程,建设内容包括围墙、地面硬化、大门及值班室。协议签订后,汪希礼即组织原告娄仁辉等人员进场施工。同月1414时许,原告娄仁辉在产权属被告安顺城郊电力公司所有的10千伏高压输电线下施工时,被高压电击伤。娄仁辉受伤后经安顺七十三医院、安顺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2010227出院,住院治疗共106天,支付医疗费45014.78(医疗费均由被告汪希礼支付)。经伤情鉴定,娄仁辉所受之伤属二级伤残,其因伤致残导致部份生活不能自理,护理依赖程度为大部份护理依赖。在诉讼中,安顺城郊电力公司已将该高压线拆除;岩腊乡政府未提供修建计划生育服务站及附属建设工程的建设规划许可手续。另查明,原告娄仁辉的户籍登记为农业人口,其现有需抚养的子女2名,即原告娄江芬、娄会会。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系多个原因引起的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应当按照致害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主次原因来确定各自的责任。被告安顺城郊电力公司作为事故高压线路的产权人,应对该线路进行管理和安全监督,但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已对发生事故的高压线路进行有效管理和安全监督,且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自行将该高压线路拆除,导致现在已无法确定该高压线路的各项指标是否符合相关规定的安全标准,故应对原告娄仁辉触电受伤事故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被告汪希礼安全意识淡薄,明知是在高压线路下修建房屋,在不具备相应的安全生产条件下,冒险组织人员施工,是导致娄仁辉触电受伤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且娄仁辉作为其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其作为雇主,应对娄仁辉因触电受伤所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被告岩腊乡政府在高压线路下方修建房屋,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第五十三条和《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第十五条的规定,应对娄仁辉的触电受伤事故负相应责任。同时,岩腊乡政府应当知道汪希礼不具备相应的建筑资质,仍将建设工程发包给汪希礼进行施工,依法应当与汪希礼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而被告汪希礼不能提供证据证实彭元庆是与其共同承建岩腊乡计生站附属工程的合伙人,故对汪希礼所提辩解意见不予采纳。对原告主张的交通费酌情支持200元,对原告主张的后续治疗费、护理人员的住宿费及伙食补助费不予支持,其他主张据实和依法予以计算。原告娄仁辉因触电受伤致残所造成的各项损失共计为313184.44元,结合全案事实及各个行为人在娄仁辉触电受伤事故中的原因上的过错大小确定责任比例。被告汪希礼作为雇主,且其没有相应的建筑资质仍组织人员在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场地上进行建筑施工,其应承担40%的责任,即125273.78元;被告岩腊乡政府在高压线路下违反法律法规兴建建筑物,加之其应当知道被告汪希礼不具备相应的建筑资质,而把计生站附属建设工程发包给汪希礼施工,其应承担30%的责任,即93955.33元,并按照法律规定与被告汪希礼承担连带赔偿责任;被告安顺城郊电力公司作为事故高压线路产权人,不能证明其对该高压线路进行了有效管理和安全监督,且在事故发生后自行拆除该高压线路,导致现已无法确定该高压线路的各项指标是否符合相关规定的安全标准,应承担30%的责任,即93955.33元。据此依法作出(20l0)西民初字第741号民事判决:1、被告汪希礼赔偿原告娄仁辉、娄江芬、娄会会医疗费、鉴定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共计125273.78元,扣除己支付的45014.78元,共计80259元,被告岩腊乡政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2、由被告岩腊乡政府赔偿原告娄仁辉、娄江芬、娄会会医疗费、鉴定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共计93955.33元,被告汪希礼承担连带赔偿责任;3、由被告安顺城郊电力公司赔偿原告娄仁辉、娄江芬、娄会会医疗费、鉴定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共计93955.33元。上述款项,限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30日内履行完毕。案件受理费5997.76元,由被告汪希礼负担2399.10元,由被告岩腊乡政府负担1799.33元,由被告安顺城郊电力公司负担1799.33元。

汪希礼、岩腊乡政府、安顺市郊供电局均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

汪希礼上诉称:判决认定事实不清。1、上诉人与彭元庆合伙承包岩腊乡政府计划生育服务站附属建设工程事实,有经庭审质证的证人证言及上诉人的代理人调查彭元庆的调查笔录和彭元庆庭审时的陈述证明。2、责任分摊显失公平,岩腊乡政府、安顺城郊电力公司应各承担40%的责任,娄仁辉自行承担10%的责任,我与彭元庆承担10%的责任。请求二审依法改判。

岩腊乡政府上诉称:原判认定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1、一审中安顺城郊电力公司将现场高压线路拆除,现无法确定上诉人建房是在电力设施保护区范围内。2、判决赔偿比例显失公平,安顺城郊电力公司依法应承担60%的责任,汪希礼承担30%的责任,上诉人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娄仁辉自行承担10%的责任。请求二审依法改判。

安顺市郊供电局上诉称:原审判决错误。事发地电力线路无论架设方式、垂直距离等方面均符合规定的安全要求。线路非上诉人拆除,而是施工方拆除。且线路拆除前,施工方已对线路进行拍照。上诉人对娄仁辉因伤造成的损失,依法不应承担责任。请求二审改判。

娄仁辉、娄江芬、娄会会答辩称: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处理公正。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除查明岩腊乡政府计划生育服务站附属建设工程属汪希礼与彭元庆共同合伙承建、娄仁辉系彭元庆聘请做工外,其余事实与一审认定的事实相同。

本院二审认为,汪希礼在与岩腊乡政府签订《岩腊乡计划生育服务站附属建设工程施工协议》后,汪希礼与彭元庆合伙承建该工程。工程建设时,娄仁辉受彭元庆雇佣参与施工。施工中,娄仁辉因安全生产事故,造成人身损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二款规定,汪希礼、彭元庆作为雇主应对娄仁辉因伤造成的损失承担民事责任;岩腊乡政府将工程发包给不具有相应资质和安全生产条件的汪希礼承建,应与汪希礼、彭元庆对娄仁辉因伤造成的损失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次事故虽系在安顺城郊电力公司管理经营的高压线路范围内发生,但根据庭审质证的事故发生时现场照片,无证据证明事故的发生是因安顺城郊电力公司管理经营的高压线路由于违规安装使用导致。安顺城郊电力公司对于娄仁辉因事故受伤造成的损害后果,依法不应承担民事责任。岩腊乡政府计划生育服务站附属建设工程由汪希礼、彭元庆二人合伙承建的事实有彭元庆陈述及证人汪朝兴、张俊义等人的证词在卷相互印证。据此依法判决:1、撤销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人民法院(20l0)西民初字第741号民事判决;2、上诉人汪希礼、原审被告彭元庆在本判决送达之日起30日内赔偿被上诉人娄仁辉、娄江芬、娄会会医疗费、鉴定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共计(313184.44元-45014.78元)268169.66元,上诉人岩腊乡政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5997.76元,合计11995.52元,由上诉人汪希礼、原审被告彭元庆各负担3000元,上诉人岩腊乡政府负担5995.52元。

汪希礼申请再审称:其与彭元庆是合伙承包关系,岩腊乡政府、安顺市郊供电局、娄仁辉都有责任,应承担相应的赔偿份额。

被申请人安顺市郊供电局辩称:娄仁辉的两个女儿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本案应适用侵权责任法,事故是岩腊乡政府违规建房导致,供电局不应承担责任。

原审被告彭元庆辩称:其与汪希礼未合伙,不应承担责任。

被申请人岩腊乡政府无辩解意见。

被申请人娄仁辉要求判令各方当事人承担连带责任,保证执行到位。

经再审查明:2009111,被申请人岩腊乡政府将该乡计划生育服务站附属工程发包给申请再审人汪希礼建设。随后,汪希礼和原审被告彭元庆共同承建该工程。同月1414时许,彭元庆雇请的工人娄仁辉在该工程修建的值班室房顶上运送钢筋时,因钢筋触击值班室上方的l0千伏高压输电线(产权属安顺市郊供电局)受伤。经鉴定,受害人娄仁辉所受之伤属二级伤残,生活部份不能自理,其受伤时有需抚养的两个未成年女儿娄江芬和娄会会。娄仁辉受伤后住院治疗共106天,汪希礼支付全额医疗费计45014.78元。本案二审判决生效后,受害人娄仁辉共收到赔偿款168335元,其中,申请再审人汪希礼另行支付58335元(含鉴定费2000元),被申请人岩腊乡政府支付110000元。被申请人安顺城郊电力公司于201010月更名为安顺市郊供电局。

上述事实有《岩腊乡计划生育服务站附属建设施工协议》、《岩腊乡计生服务站规划申请》、《不予行政许可决定书》、现场照片、病历资料、医疗费和鉴定费单据、《伤残鉴定意见书》、证人汪朝兴等的证言、调查笔录、《常住人口登记卡》、《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付款凭证和相关证明在卷佐证,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申请人娄仁辉在施工中触电致二级伤残系多个原因所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规定,应按照相关责任主体的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原因力确定各自的责任。

关于原审被告彭元庆辩称其与汪希礼未合伙不应承担责任的理由,经查,彭元庆与汪希礼合伙承建涉案附属工程有证人汪朝兴、张俊义、孙兴国的证言及娄仁辉当庭陈述予以证实,与彭元庆于2010712所作的调查陈述相印证,故此辩解不成立,不予采纳。关于被申请人安顺市郊供电局辩称娄仁辉的两个女儿不具备诉讼主体资格,本案应适用侵权责任法,事故是岩腊乡政府违规建房导致,供电局不应承担责任的理由,经查,触电事故发生时娄仁辉的两个女儿均未成年,娄仁辉对两个女儿有法定扶养义务,因此其两个女儿诉讼主体适格;我国侵权责任法系201071日起施行,而本案触电事故系20091114发生,2010611诉至法院,按照法无溯及力的一般原则,本案不能适用我国侵权责任法;本案的损害后果并非娄仁辉的故意行为所造成,娄仁辉的过失行为不是供电局法定的免责事由,故三项辩解均不成立,不予采纳。申请再审人汪希礼称其与彭元庆是合伙承包关系,岩腊乡政府、安顺市郊供电局都有责任,应承担相应赔偿份额的理由与查明事实相符,予以采纳;而汪希礼、彭元庆作为雇主,依法应对雇员娄仁辉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中,岩腊乡政府在没有取得乡村建设规划许可的情况下,擅自在高压线区域内向没有建筑施工资质的汪希礼发包修建该乡计划生育服务站附属工程,其行为是损害结果发生的主要原因,需承担主要责任,应承担赔偿总额313184.44元的45%(即140933元);汪希礼、彭元庆不具有建筑资质和安全施工条件而共同承建工程,其行为是损害结果发生的次要原因,需承担次要责任,应共同承担赔偿总额313184.44元的35%(即109614.55元);岩腊乡政府作为涉案工程发包人,汪希礼、彭元庆作为涉案工程承包人,依法应互负连带赔偿责任。而安顺市郊供电局作为涉案电力设施产权人,没有尽到警示义务和及时排除安全隐患的职责,其疏于管理是损害结果发生的非主要原因,需承担相应的责任,应承担赔偿总额313184.44元的20%(即62636.89元)。据此,经本院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二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二款、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八条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八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贵州省安顺市西秀区人民法院(20l0)西民初字第741号民事判决和本院(2010)安市民一终字第512号民事判决。

二、被申请人娄仁辉、娄江芬、娄会会因本案产生的医疗费等经济损失313184.44元中的250547.55元,由被申请人安顺市西秀区岩腊苗族布依族乡人民政府承担140933元(包括已支付的110000元),由被申请人汪希礼、原审被告彭元庆共同承担109614.55元(汪希礼已支付包括医疗费103349.78元)。对前述的250547.55元,被申请人安顺市西秀区岩腊苗族布依族乡人民政府、被申请人汪希礼、原审被告彭元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三、由被申请人安顺市郊供电局赔偿被申请人娄仁辉、娄江芬、娄会会因本案产生的医疗费等经济损失62636.89元。

上述款项限于本判决送达之日起30日内支付。如未按照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二审案件受理费各5997.76元,合计11995.52元,由被申请人安顺市西秀区岩腊苗族布依族乡人民政府负担5397.98元,由申请再审人汪希礼与原审被告彭元庆负担4198.43元,由被申请人安顺市郊供电局负担2399.11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波    

          英    

          芹    

 

一三年四月十八日   

 

                芳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

           

主办: 贵州省安顺市中级人民法院 技术支持:贵州鹏飞科技
 建议使用1280*1024 分辨率IE6.0或更高版本浏览器浏览本站  黔ICP备15008404